广东省化州市丽岗镇山湾村恶霸横行乡里?

来源:未知 作者: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6
摘要:立功老兵中招套路贷惨遭敲诈勒索十四年! 我是广东化州人,1975年入伍在湖南53701部队服役,1977年入党,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 荣获三等功 ,任连副指导员。今年65岁了。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立过军功的战斗英雄 李广兴 老人在见到我们时,边哭边诉说
立功老兵中招套路贷惨遭敲诈勒索十四年!
 “我是广东化州人,1975年入伍在湖南53701部队服役,1977年入党,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荣获三等功,任连副指导员。今年65岁了。”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立过军功的战斗英雄李广兴老人在见到我们时,边哭边诉说,“1990年,我和爱人夫妻先后双下岗,体谅到政府的难处,我毫无怨言,自谋出路维持生计。于2003年,在化州市丽岗镇赤坎村承包山岭搞种养,后经人介绍到丽岗镇山湾村租赁该村山湾江鱼塘养殖又干了两年,到2004年村里要收回鱼塘重新招标发包,我的噩梦也从此开始了”。
投资乡村创业 立功老兵遭遇“套路贷”
这个曾在战场上冒着枪林弹雨毫不畏惧的立功老兵,没有想到在和平年代陷入了套路贷深渊,被乡村里的流氓恶势力欺凌了整整十四年,如今,他身材不再魁伟,目光不再有神,面对我们声泪俱下,令所有在场的人为之动容。这个老战斗英雄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走到了如今这步田地?
“2004年,村里要收回我承包的鱼塘重新招标发包,为能继续经营,我参加了招标,可结果是被村中恶霸郑土生(绰号:咸鱼生)操控了整个招投标过程,我以4100元/年投标,他以每年承包金4200元中标。但是,郑土生根本无意于养鱼养猪这类回报低风险高的项目,他的伎俩是:他中标,然后判定我必按他设计的套路求他弃标,让给我,他便可以从中牟利。结果就是,我向他交了5000元”弃标金”,他弃标,让我承包了。之后,我向山湾村以我的中标价4100元/年预交了两年押金8200元与山湾村签订了20年承包合同,并到镇司法所加盖了公章。”   
说到这里,李广兴老人提高了嗓门。
“第一中标人弃标顺递第二中标人中标,从法律上我完全取得了对鱼塘的承包和自主经营权,天真地以为与郑土生无关,便开始筑塘坝、放鱼苗、建猪舍购猪苗、拉高压钱添氧泵水泵等。殊未料一年过去了,郑土生盯上了我投入了大量资金、完善了基础设施,猪鱼长势喜人,料到大有油水可刮,歹心顿起!跑来以恐吓威迫手段说鱼塘是他送我的,强逼我要与他”合股经营”,开始我坚决不同意,他扬言若不顺从,我所养的猪、鱼都是死的,定叫我血本无归云云。”
“郑土生是涉黑涉恶分子,曾因暴力持枪斗殴、因违法经营六合彩等被刑拘,现在参与经营‘夜宴’谋取暴利,涉嫌继续地下非法经营六合彩‘收飞(赌注彩票)’、大型沙石车保护费经营、放高利等暴利项目。 ”
屈服于恶势力  老兵深陷“套路贷”泥潭
面对这样的人,李广兴屈服了。
“万般无奈下,我只好被迫完全按他意图于2005年5月22日签订了所谓合伙经营协议书。协议条款规定他以5万元入股,但他却拿了8万元给我,要我另外手写了一份回报协议给他单方收存,每年要给他四万元的回报,这是套路的开始。到了2006年8月份他来找我说,他在我处有8万元本金,已运作一年了要4万元回报,已欠他12万,逼着拿回了6万,说留下的所谓6万作本金,以后每年仍要4万元给他回报。一年来根本无效益盈利,他交来8万,拿走6万,实质剩2万在我处,14年过去了,他就是用2万元做套赤裸裸地抢走了我56万元!每年叠加的4万元如沉重的磐石压在背上朝阶攀爬越爬越重!因为他每刮走一笔,我就要高息借入一笔才能支撑艰难的运作。每年我捧着账本哀求他核查养殖场严重亏损状况,恳求他给予减负时,他总是毫无人性冰冷回答: ‘我没文化,不懂看,也无需看,每年交了四万就行’。我稍有怨言则遭喝斥谩骂和威逼恐吓!”
十四年的每一天都是煎熬,度日如年。如今,李广兴从51岁军人健硕的中年体魄,熬到了65岁的白发老人,只剩下一副病残的身躯!当年保家卫国的战斗英雄,没想到栽倒在了一个“套路贷”圈套里!
“备受欺凌折腰!我实在扛不下去了,到了2018年10月我向郑土生提出,我挺不到2026年,还有7年多,求他对我对鱼塘猪舍投入作出补偿,我转让鱼塘猪舍给他经营,他没作回应。2019年4月11日在无办理任何交接手续情况下他开钩机对鱼塘进行象征性整理改造,花了几万元,硬说成用掉了13万元,还逼着要我缴交5000多元电费!近期有老板也看上了这口鱼塘,探知是他控制,一肚坏水狡诈的他打起了一石二鸟的算盘,天天逼我写转让协议,给我开出的霸凌条件是:  1、若我继续经营到2026年期满,现要一次性交他27万,另外每年继续上缴他四万元回报;  2、我若退出,已对猪舍鱼塘设施的一切投入无偿交他,而债权债务与他无关,所谓在我处的6万元本金退还给他,还要强迫我再拿8万元入股,承诺可以每年给我4万元回报。以上条件若不答应即无条件剥夺我对鱼塘猪舍经营权,以此相威吓!这些条件,我进或退均是死路。”
 李广兴14年来被郑土生刮走56万,支付沉重的利息,欠下巨额的饲料款和工人工资,对基础设施投入近30万,债台高筑,血本无归,欲哭无泪!
李广兴告诉我们,他最近于2019年7月4日又被郑土生叫去恐吓威逼,退还给郑土生6万元入股金,而且写了放弃鱼塘经营权的条子,但未答应放弃交出猪舍。
套路贷的绳索正在越勒越紧。。。。。。
套路贷,是恶势力攫取财物的一个惯常手段,无数人深陷其中,有的永远也没有翻身,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有的甚至丧失了生活的勇气,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有的还在其中挣扎无法解脱。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沉重打击了黑恶势力“套路贷”,但是,还有漏网之鱼,仍然在兴风作浪!法律是公平的,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相信,在广东省化州市丽岗镇山湾村横行乡里的恶势力套路贷终将会被清除,李广兴终能解脱魔咒,会有安居乐业的一天!
有关此事的进展情况,我们会持续关注并及时作出报道。
责任编辑:小编
首页 | 资讯 | 经济 | 科技 | 旅游 | 汽车 | 房产 | 法治 | 环保 | 图片

今日经济观察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25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